首页>资讯动态列表>详情

培养新时代的“新陶行知”,助力中国乡村振兴 —访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浙派名师研究院院长童富勇 采访整理:朱倩倩

发布单位:杭师大工作站 发布时间:2018-06-15 21:59

一、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践行陶行知乡村教育思想

《生活教育》:作为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常务理事,浙江省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第一部《陶行知传》的作者“新陶行知”运动的首创者,请问您为什么会提出“新陶行知”这一说法呢?

童富勇:关于“新陶行知”的说法,我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而提出来的。首先,有一定的渊源。我长期从事陶行知理论研究,起初我研究的重点是陶行知的乡村教育思想和晓庄师范,这些都是偏理论性的研究,越是研究得多,越觉得陶老先生关于发展乡村教育的思想对当下的中国教育,中国乡村建设,中国乡村教育振兴非常有作用。而在当时的情况下,对陶行知的研究已经十分全面透彻了。理论研究已经很成熟,接下来就是实践了,因此我开始把目光转向践行,率先提出要把陶行知思想给予充分发掘、推广,赋予其思想以新的生命,使其思想契合当前的教育,尤其是乡村教育。陶行知乡村教育思想即使是在90年后,仍然不过时,具有先进性和实用性,我们现在的教育需要这种思想引领;在新时代,党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建设新农村的号召,而新农村的建设离不开教育的支持。因此,国家十分重视乡村教育的问题,乡村教育的建设离不开乡村教师,新时代需要新的乡村教师,这正好是我提出

“新陶行知”的时代背景。当然,这里的“新”是依托现在社会的发展需要,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培养具有陶行知那种开拓和创造精神、有教育理想的、有情怀的、具有朝气、具有时代性、有独立想法的、有快乐幸福感和成就感的新乡村教师。陶行知教育理论重在践行,我们也是本着这个思想来开展相关的培训活动的。在最初,我们的这个培养计划并没有以“新陶行知”命名,刚开始

定名为“新时期新乡村教师高级研修班”,后来认为这一名称太过于普通,不能很好地体现我们的思想,后改为“新陶行知”。我们是对陶行知思想和精神的继承、实践和创新,我们将陶行知的教育思想概括为“八大精神”即爱满天下,有教无类的博爱精神;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奉献精神;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的求真精神;发前人所未发,明今人所未明的创新精神。学生是太阳,教师是地球,儿童第一的精神;敢入未开化的边疆,敢探未发明的新理的开拓精神;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的敬业精神;利用社会的力量办教育,根据社会的需要办学校的与时俱进的精神。在贯彻中结合新时代的新发展要求,赋予了其新的内涵,从而希望使陶行知精神发扬光大。

其次,抓住了一个契机。知名校友马云创业初成后,想要做公益慈善,回报社会。因其是杭州师范大学的学生,之前也当过教师,所以做这件事情时想要联合自己的母校来实现,因此马云找到了我探讨相关事宜。基于当时乡村教育发展的状况,在我的建议下他选择了乡村教育这一领域,聚焦于乡村教师的培养。因为乡村教育是需要雪中送炭的事业,培养了高水平的乡村教师,就有利于乡村学校的发展,进而有利于乡村教育和整个乡村社会的发展;帮助乡村教师就等于帮助乡村孩子,我们希望这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我们坚信“给乡村教师一个提升的机会,必将给乡村孩子一个发展的未来。”充分发挥教师在教育发展中的作用,如果我们帮助了一个乡村教师,那么他至少可以影响一个班的孩子,而这些孩子则可以影响其他人,如果乡村孩子都能得到发展,那么乡村教育也就发展起来了。这样也有利于乡村的建设,乡村建设离

不开教育。再后来,我们又把培训对象定位到乡村学校的校长,我们认为,如果校长的素质提高了,就会重视教育,就会关爱教师,那么教师得到了尊重和爱护,当然会对学生好,会全心全意地为学校、为学生服务。因此,在后来的培训计划中,我们将校长的培训纳入其中。我们的这个计划也是在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社会的需要而变化的。这个公益性的活动我们坚持做了好几期,也取得了不少的成果,每一期我们只选择100 位教师进行培训,我们会邀请一些名师来为他们培训。培训的整个过程中我们不收学员的任何培训费, 并且免去吃住的费用,学员在培训过程中会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他们都很乐于参与,并且很珍惜这次机会。

再次,得到了各界人士的支持。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通过对全国十多个省市的一百名农村教师的专业精神、专业知识及专业能力的全面培训,为新时期新农村培养愿意为农村教育改革奉献的农村教师。这一项目得到了中陶会前会长方明先生的高度重视和赞扬,称之为“中国新农村新陶行知培养基地”。

2013年该项目得到了教育部的认可;2013年《“新陶行知”农村骨干教师培训模式研究与实践》入选教育部

“教师培训模式创新”示范项目,并授予杭州师范大学

“教师队伍建设示范项目承担单位”称号。中陶会原会长专门为项目题过字。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的大力推广,方明会长的鼎力支持,以及教育部门的肯定,使得我们的这个活动得以成功,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这也说明了陶行知教育思想的影响深广,在新的时期我们仍然需要学习他的思想。

二、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探索培养“新陶行知”的新途径

《生活教育》:请问这一活动是怎样开展的?

童富勇:我们的培训主要是针对乡村教师的,乡村教师的队伍很大,我们每期没有太多的名额,考虑到实际情况我们每期只招收 100 个乡村教师进行培训。依托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请一些有影响力的名师来为他们讲课,我们精心制定了详尽的实施方案,内容包括计划目标、招生条件与办法、培训方案、预期成果、学员承诺等。培训分学科组班,采取集中学习、自学、实践考察、课堂教学、团队研究、自我反思、网上互动等多种手段和形式。通过在网上发布信息的

方式招募学员,学员们分别来自不同的地方,为了乡村教育的发展聚集于此。此外“新陶行知”工程还通过让一些城市的老师支援农村,诸如送教下乡、田野大课堂的方式,有效地帮助了农村教师提高教学素养。在活动的最后我们出版了《我的乡村教育之梦》,马云专门为这本乡村教师写的书题写了“永不放弃”,并作了热情洋溢的序言。这个事情由中国教育报、浙江日报以《新陶行知的乡村教育梦》为题进行了报道,被评为感动杭州的十件实事之首。因为陶行知的缘故,我们始终带着奉献的精神来做,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在后期的跟踪调查中,发现学员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有的获得了“浙江省年度最有影响力的教育人物“浙江好人奖“春蚕奖”等,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我们的“新陶行知”活动是成功的。

《生活教育》:在开展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童富勇:前期我们的培训活动做得比较成功,这主要得益于学校行政机关的支持,以及教师自身的愿景,他们有从事乡村教育事业的决心和上进心。但是在后来的活动中,我们遇到的最主要的问题是经费和人力的不足。由于本项目是完全免费的,而且是非官方的,前期经费来源于校友马云的个人捐赠,后期杭州师范大学人文振兴项目也给予了经费支持,还有丽水教育局和丽水学院的大力支持,但是经费的有限性,制约了活动的可持续发展。另外,因为这个活动是我一手创办的,我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这个活动的实施和跟进都需要有专门的人来做,仅凭一两个人是不行的。所以,在后期的培训和跟踪指导中,我们也遇到了人力不足的问题。

《生活教育》:那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困难的呢?

童富勇:当学员们知道经费不足时,他们提出可以通过减少活动期间的生活开支甚至愿意自行支付一些住宿差旅费的方式来解决经费问题;我们也在不断地努力筹集经费。我们也在尝试以新的方式来实现培养“新陶行知”的目标。为了能使乡村教师得到发展,引起社会高度重视,后来马云根据“新陶行知”项目的经验,于 2015年开始举办“马云乡村教师奖”和“马云乡村教育家”评选活动,让得奖的教师来杭师大

进行连续三年的系统培训,培训主要侧重于专业精神、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三个方面,使乡村教师真正能在乡村教育中找到快乐,成为有朝气、有想法,能与时代相吻合的优秀乡村教师,从而带动乡村的发展和振兴。最近杭州市教育局专门为我成立了“童富勇乡村名师工作室”,主要是培养乡村校长,我希望通过这个工作室,影响更多的校长,然后让这些校长去影响更多的教师,这在某种意义上是对“新陶行知”计划的一种继承和发展。我希望能把这个做好,在我有精力的情况下,我会一直做下去。

三、信念与梦想的坚守,致力乡村教育梦

《生活教育》:您对这一计划有哪些展望?

童富勇:首先,继续坚持乡村教育的研究和乡村教师、乡村校长的培养培训,把这项事业作为振兴乡村教育的重要任务来做。作为我本人来讲,我当然是希望这个活动能越办越好,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继续做下去。等我退休了,事情不多时,我想做好两件事:一是以继续做大、做强、做响“浙派名师”的品牌,培养更多的名师名校长;二是做好“新陶行知”项目。“浙派名师”面向全体教师,致力于培养出未来的浙派名师;

“新陶行知”面向于农村教师,致力于培养卓越乡村教师。二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浙派名师是有国家社科基金“特级教师专业特征与成长规律”研究为支撑的,重点在于研究名师成长规律并用这个规律去培养更多的名师名校长。“新陶行知”项目重点在于研究乡村教育的发展规律,达到乡村教育振兴的目的,继而建设美丽乡村,实现乡村振兴的伟大目标。两者的联系在于,让浙派名师来引领和帮助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和提升,帮助乡村学校建设和发展。这样浙派名师和新陶行知们结成教师发展的共同体,通过线上线下的结对和合作,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其次,发挥大学的社会作用。我认为服务社会体现的是大学的担当,教授和大学教师也不应只在学校里做学理研究,还应促成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这样不仅有利于自身素质的提高,而且可以影响更多的人,这样才更有价值。作为大学来讲,应该鼓励更多的老师去做一些有益于乡村教育发展的事情,如果一个老师可以创立自己的品牌引领教育的发展,那么我们定会十分支持。教师不应仅仅被关在学校里搞学问,而是应该走出去,真正服务社会,在服务社会中成长,扩大影响力。同时,作为教授、专家应该要有服务社会、服务乡村的精神和态度。

再次,转换活动实施模式。我正在申报关于乡村教育促进乡村社会转型的课题,力图用乡村教育改造促进乡村建设,使乡村学校成为文化中心、经济中心、科学中心、精神生活中心,真正实现新农村建设。我希望借助这一课题继续推行“新陶行知”项目。我相信通过提升乡村教师素质可以改变乡村教育,进而促进乡村建设。美丽乡村的建设不是童话,而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如若实现必须补足乡村教育的短板,使得我们的乡村能够留住人,留住孩子,不会让孩子和家长因为教育的落后而离开乡村。

近期,在杭州市教育局和淳安县教育局的支持下,在淳安县设立了我的个人乡村名师工作室,工作室一共有 18名学员,他们是来自淳安县各个中小学校的乡村学校校长和优秀教师。我的工作室主要是培养校长和优秀教师的,我希望这些人能去影响更多的乡村教师,以一种“传帮带”的形式提升乡村教师的素质。我设想以我的乡村名师工作室为阵地,改革乡村教师培养模式,多渠道地实现培养“新陶行知”的目标。我相信通过各方面的努力,我们的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会越来越规范,乡村教师的素质会越来越高,能实现其教书育人的最大价值,乡村教育的梦想终会实现。

四、国情与乡情的触动,振兴乡村教育助力乡村振兴

《生活教育》:请您谈谈您对新时代乡村教育发展的看法?

童富勇:我眼中的乡村教育应该是这样的:优质的乡村教育,培养出大批人才,这些人才不会像现在这样离开乡村去大城市谋生活,而是投身于乡村建设之中,把乡村建设得更加美丽、和谐,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得到极大丰富,都能实现自身的价值。乡村就是我们的根,在乡村中体味大自然的美好,远离喧嚣,寻找最本真的生活、最本真的教育。我认为理想的乡村教育培养的人是既能够“走出去”又能“回得来”的人,是具有乡愁的人,是有根的人。

从中国的国情来看,中国是以农立国的,农民占全国人口总量的大多数,乡村发展的好坏直接影响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百年大计,教育为先”,教育的好坏会影响经济的发展,而乡村教育的发展是关键。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党和国家提出新农村建设,农村建设的关键离不开农村教育,为了促进城乡的均衡发展,我们不得不重视乡村教育问题,而乡村教育的发展离不开教师,所以,培养优秀的乡村教师就是在改造乡村教育。而“新陶行知”项目就是在培养具有新时代陶行知思想和精神的优秀乡村教师,就是在助力乡村振兴。“新陶行知”不仅要快乐,还要具有五心:一颗自信心、一颗宁静的心、一颗爱心、一颗责任心、一颗争强好胜的上进心,只有这样,农村教师才能够有幸福感、自豪感,才能够快乐幸福地教学、生活,才能为乡村教育的发展贡献最大的力量。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对乡村教育、乡村教师是充满感情和情怀的。我是农民的孩子,自小在乡村长大,曾经当过一年的乡村教师,对乡村有深厚的感情,我的根在那里,自然会有感情,所以,我一直心系乡村教育的发展。我在写《陶行知传》时,对陶行知的乡村教育思想,特别是二三十年代的乡村教育思想进行梳理时,发现我们的先贤们在寻找中国教育出路时,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乡村,都主张通过教育找出路。可见,陶行知提出的“中国乡村教育发展能够促进中国社会发展”的观点是正确可行的。2006 年通过跟马云先生的合作做“新陶行知”项目,更坚定了我对发展乡村教育、建设美丽乡村的信念。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的战略,使得乡村教育能大有作为。乡村振兴是个系统工程,在这一系统工程中,教育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要实现乡村振兴首先要实现乡村教育振兴, 只要教育振兴了,乡村振兴会随之而来。乡村教育在乡村振兴中处于龙头战略地位。而要实现振兴不得不提及人的问题,乡村振兴关键在人,乡村教育的对象是人,所以,通过教育培养高质量的人才就是在促进

乡村的振兴。通过提高乡村教育的水平,留住孩子、留住家长,乡村振兴才有希望。作为教育人来讲,应在十九大的号召下,加大力量研究乡村教育、改造乡村教育、发展乡村教育,为乡村建设添砖加瓦,投身乡村教育事业,通过乡村教育的振兴来助力乡村振兴。

乡村是中国人永远的根与源,乡村教育办好了,对于乡村经济的发展是有利的。通过乡村教育带动乡村转型,充分利用乡村的自然风光发展相关的产业,在保护乡村自然的前提下,挖掘乡村的最大价值,这也是符合我们现在新农村建设要求的。乡村教育振兴是乡村振兴工作的重中之重,办好乡村教育对乡村社会转型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美丽中国、美丽乡村建设需要借力乡村教育。乡村教育的发展不能仅仅依靠某个人、某个群体,而是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只要人人都能献出一份力,我们的教育事业一定会办好的。我相信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实现教育的优质均衡发展,成为教育强国。我们可以相信,乡村教育振兴之时,就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时。

《生活教育》:谢谢您接受本刊专访,期待新时代的“新陶行知”们为中国的乡村教育和乡村振兴贡献智慧和力量。

(童富勇,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派名师研究院院长。教育部“卓越教师计划 - 小学全科教师”项目负责人。教育部“国培计划”项目负责人和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常务理事;浙江省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浙派名师”“新陶行知”教育活动的首创者和主持人。朱倩倩,《生活教育》编辑。)

                           (责任编辑:钟玖英

                             (校对:朱倩倩

后台管理 | | 帮助中心 | 专题培训 | 举报

技术支持:浙江省教育技术中心、天喻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 2018 yun.zjer.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00083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5197号

经过核实,本空间由于存在敏感词或非法违规信息或不安全代码或被其他用户举报,已被管理员(或客服)锁定。
本空间现无法正常访问,也无法进行任何操作。
如需解锁请联系当地教育技术部门,由当地教育技术部门联系锁定人处理。

为了您的账号安全,强烈建议您修改登录密码, 否则无法正常使用空间提供的服务。

关闭

扫码登录更安全

空间登录

手机扫码,安全登录

二维码已失效 请点击刷新
请打开家校帮扫一扫登录

手机扫码,安全登录

扫描成功!

请在手机上确认登录

取消二维码登录